而且煤炭又回到了供大于求的宽松局面
来源:    发布时间: 2020-06-16 00:34    次浏览   >

近年来,除太原煤炭交易中心之外,各地都积极建设煤炭交易中心。主要是依托于港口、主产地以及大型煤炭企业三种形式而建。太原煤炭交易中心相关人士表示,除了走向“市场化”的特点外,本次煤炭交易大会,同时还引入了东北亚煤炭交易中心、陕西煤炭交易中心、秦皇岛海运煤炭交易市场、徐州华东煤炭交易市场和内蒙古煤炭交易中心共同参与。

2014年将迎来电煤谈判正式市场化的第一年,在此次交易大会上煤电市场化已成各参与方的共识。

以太原煤炭交易中心为例,今年5月23日,发布了太原煤炭交易价格指数体系,共包含一个综合价格指数、四个分煤种交易价格指数和六个代表规格品加权平均价。

不过记者从知情人士处了解到,全国性煤炭市场将不会从上述区域市场中诞生,北京则有望成立新的全国煤炭交易市场,和其他区域中心组成一个完整的市场体系。

时至今日,统一的煤炭市场依然只是“空中楼阁”,让一些业内人士认为建立全国性煤炭市场或将不可能实现。

地方交易中心“遍地开花”

太原煤炭价格指数反映的是主产地价格变化趋势,相对稳定。而环渤海动力煤指数反映的是港口集散地的价格,对市场更加敏感,变化幅度也更大。

据记者了解,中国煤炭运销协会对于建设统一市场的规划一直都在“断断续续”地进行中,而且已经得到了国家发改委的支持,交易市场将同步进行现货交易和期货交易,有望在2014年取得新的进展。

“此前没有建成的原因比较多,煤炭供应紧张、运力不足、电煤双轨制都对统一市场造成极大阻力。”一位煤炭行业人士告诉记者,现在国家对包括电煤的所有煤炭价格已经彻底放开,而且煤炭又回到了供大于求的宽松局面,所以煤炭企业以及地方政府对于建立煤炭交易中心的积极性很大,煤炭交易体系已经在重构。

不过,在金银岛煤炭行业分析师戴兵看来,产地价格指数,因为没有考虑到汽运,火运,港口情况对煤炭价格的影响,煤炭产地的价格指数只能应用于本地,大范围的应用仍有困难。

“这是一次完全市场化的交易大会,由企业进行自主衔接、自助交易,政府没有进行任何形式的干预。”太原煤炭交易中心相关人士在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作为全国最大的煤炭现货交易市场,交易中心为煤炭供需方提供了一个类似于阿里巴巴这样的平台,“平台经济”效应已经开始显现。

知情人士透露,全国性市场难从区域市场产出,北京有望成为新的全国煤炭交易中心。

2012年2月23日启动运营的太原煤炭交易中心披露,截至2013年12月12日,该中心煤炭现货交易平台注册交易商已达7138户,煤炭现货交易总量达到13亿吨,结算金额突破1000亿元大关,达到1009亿元。

9.55亿吨年度合同成交量创历史新高。12月20日落幕的2012年煤炭交易大会交出了答卷。

这也是继2005年国务院下发的《国务院关于促进煤炭工业健康发展的若干意见》,中国煤炭运销协会2009年酝酿组建全国煤炭交易市场之后再度重申建立全国性煤炭交易中心。而按照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做出的规划,这个中心本该在2010年就成立。

12月10日,国家发改委下发通知称,要求探索培育全国性煤炭交易市场,加快形成统一开放、竞争有序的煤炭交易市场体系。

“建立煤炭交易市场,主要还是为了取得地方在交易中的定价权。” 港富集团黑色行业首席分析师张志斌告诉记者,交易市场本身就具有确定价格、引导资源配置,其中表现最为明显的就是几大交易中心发布了属于自己的定价指数。

2013年以来,区域性的煤炭交易中心已呈现出“遍地开花”之势——目前全国已经形成了大小30多个煤炭交易中心。一些煤炭交易中心推出了自己的煤炭定价指数,试图掌握煤炭定价权、抗衡以往左右煤炭价格的港口指数。

煤炭交易中心的建设热潮可以视作煤炭市场化起航的缩影,但“抢规模”的现状仍显示其市场化水平同样属于初级阶段。

“相对于传统的交易模式,交易中心有着交易集聚、信息集聚、资金集聚等效应。”上述太原煤炭交易中心人士告诉记者,在提高规模和效益方面,是对煤炭交易的一场变革。

基于此,区域性的煤炭交易中心加快建设步伐也是在暗中角力,都希望能够升级为全国性交易中心,其中太原煤炭交易中心的积极性最大。

记者对比近3个月内环渤海动力煤价格指数与太原动力煤价格指数,基本走势趋同,但上涨幅度上,环渤海指数明显高于太原动力煤。

而在此之前,交易定价各企业以港口指数价格为主要参考项,其中环渤海煤炭价格指数应用较广泛。但由于神华集团、中煤集团在秦皇岛港占有过半市场份额,这也使得该指数有“寡头”指数的嫌疑。

“一些交易中心成交量非常低迷,没有实际意义。”张志斌告诉记者,交易平台的优势在于为煤炭供需双方保证结算、煤炭质量同时解决物流难题,但是目前区域性的煤炭交易市场众多, 一些交易中心因为缺乏交易量反而成为“空架子”。

正因如此,成立全国性煤炭交易市场的呼声从来都不绝于耳。

几大交易中心均发布了自己的定价指数,试图抗衡长期左右煤价的港口指数。

数据显示,在12月18日的交易大会上,同煤集团、山西煤销、山煤国际、国新能源安等山西本地的大型煤炭企业在年度合同谈判上,都采取了以太原煤炭交易价格指数的定价方式,共计549笔合同,涉及煤炭接近1.1亿吨。

有消息称,在本次煤炭交易大会上,山西、内蒙古、陕西等煤炭主产地计划紧密合作,推出反映煤炭产地的价格指数。

虽然全国性煤炭交易市场有望成型,不过在业内看来全国性市场需要解决的问题仍然很多,比如怎样形成统一交易规则、如何解决不同地方价格悬殊、如何保证运力等等。

而在本月初,陕西省出台八项意见支持煤炭产业平稳健康发展,其中重点提到加快建设区域性煤炭交易中心。

不过,本次发改委再次重申建立全国煤炭交易中心,也让市场各方对此有了新的期待。

全国统一市场待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