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人不同程度受伤
来源:    发布时间: 2020-06-24 08:44    次浏览   >

“后边车辆撞击后停了下来,我们准备下车,才发现除驾驶室车门外,其余车门都已经打不开。”周凤娟说,一家人紧急从驾驶室逃出,匆忙往隔离带外的山坡上走,刚上山坡不久后,发现下方路上追尾的车辆越来越多。

谢伟亮说,他刚下车后,大巴车驾驶员就喊他摆警示标识,“我打开后备箱,还在松螺丝,就听到轰轰轰几声响,吓得我赶紧跳进了中间绿化带。”

谢伟亮和另外2人跑到对面的一处山头后,发现马杨军不见了。“我马上打他电话,一直没人接,我们又跑到对面车道上去找,有人说大巴车下面有一个人,我过去一看就是他。”谢伟亮说,马杨军耳朵已经出血,几分钟后120医护人员赶到,鉴定他已经死亡。

一名福建籍轿车驾驶员说,他的车停在杨家缘之前,大货车冲过来之后,有一个转弯的过程。“或许是发现了前方已经追尾成堆的车辆,怕造成更多人的伤亡,临时决定右转弯,驶向内宜高速路口方向,但车身还是有部分撞在了隔离带上,并带走了杨家缘。”大货车驶出路口不到10米远,往左边方向侧翻了,车上装的药品掉落在隔离带上,许多玻璃瓶破碎,隔离带上一些人员也被砸伤。“前车厢底下,那辆被压住的红色轿车就是我的。”轿车驾驶员说。

据自贡市委宣传部官方通报,当日8点33分,受大雾影响,在成自泸赤高速公路成都开往泸州方向 160km + 400m 处至 162km + 500m(万家桥枢纽互通)附近,发生多处多起多车追尾事故,共造成2人死亡,34人不同程度受伤,50辆车辆受损。

8点28分,一家五口行车至事发路段时,家人发现前面有多辆车已经撞在了一起,便将车停下来,可停车不到一分钟,就被后面的车给撞上了。

走近事发现场,一辆大货车歪倒在成自泸赤高速(成都方向)去往内宜高速公路的匝道上,车上纸箱散落一地,纸箱内装有注射液的玻璃药瓶,大部分都在车祸中被撞碎了,玻璃渣铺满了整个匝道和路中隔离带。

“我们儿子才1岁多,说出完这趟差就放假过年了。”死者马杨军的妻子刘冬美说,11日早上6时许,丈夫马杨军便起床出发了。“他本来准备赶客车去泸州出差,公司领导说,春运不好买票,派车送他。但是领导的车限号,所以要7点前出绕城高速,就走得早。”

“前后只有3秒钟,他就不见了。”刘丹抽泣着说,被一辆轿车撞上后,他们从前车门跑了出来,“刚刚翻过路边隔离栏不到3秒钟,他大喊一声:‘刘丹,来大货车了!’一把将我推开。”

刘丹爬起来,发现走在左边的丈夫不见踪影,身边都是破碎的玻璃渣,“我吓得哭起来,马上给大姐打电话,说前面有车祸,家缘不见了。我边打电话边找,来回在路边走了五六遍,都没看到他。”刘丹说,这时有人说路中间有个人,她跑过去一看,就是老公杨家缘,“我抱着他,都哭晕过去了。”刘丹说,这次是和老公杨家缘回老家叙永过春节,“我们结婚几年了,他28岁,我24岁,准备今年生小孩的。”

周凤娟介绍,当时周围的人很多,有事故车的车主、乘客,还有周边看热闹的村民,场面十分混乱。当后方车辆逐渐停下后,周凤娟一家人返回车辆拿车内物品时发现,车内价值3000余元的香烟已经被人拿走。

11日中午,记者在自贡市第四人民医院见到了受伤的周凤娟和她的妹妹。想起事发的那一幕,姐妹俩还在后怕。据周凤娟介绍,车辆被撞之后,一家五口不同程度受伤,最严重的是她的爷爷。

记者在现场了解到,事故发生后,在交警等部门赶往现场之前,一男子挥舞着红色衣服,现场指挥交通,多辆车成功避险。

2月11日早上8点半左右,成自泸赤高速公路成都开往泸州方向160km + 400m 处 至 162km + 500m处发生多起多车追尾事故。据自贡官方通报,事故造成2人死亡,34人不同程度受伤,50辆车受损。

成自泸赤高速自贡段昨日发生多起多车追尾事故2人死亡34人受伤

周凤娟说,车辆由父亲驾驶,父亲停车后,后面来了一辆车,撞到了她们车的后边一侧,然后整个车辆随着惯性往前方绕了两圈才停下。“太吓人了,一家人都像是到鬼门关走了一趟回来。”

刘丹回忆说,被丈夫推开后,货车还是打到了她的后脑勺,“我被撞倒跪在地上,头都晕了。”

11日早晨6点半左右,杨家缘驾车载着刘丹上了成自泸高速,同行的还有另一辆车,由杨家缘的大姐杨家容驾驶,车上有3个孩子及杨家缘的母亲。8点半左右,刘丹驾车抵达了事故现场,“看到前面出事故,我把车停下来不久,后面的车就撞了上来。”

据悉,在车祸现场,一男子成功逃离车祸后,拿出红色外套挥舞着,现场指挥交通,多辆车成功避险。当日中午,该路段恢复通行,当地各部门已对事故进行处理,伤者正在医院救治。目前,善后工作有序开展,事故原因正在进一步调查。

经历车祸现场的还有自贡富顺的周凤娟一家人。周凤娟是成都某高校的大学生,当天早上,她的爷爷、父母、妹妹从成都接她回富顺。

当日上午10时许,记者来到成自泸赤高速万家桥互通时,公安、交警等部门工作人员已将车祸事发处前后两公里的道路封锁了起来,救援车辆在现场紧张有序地开展救援工作。

在这辆货车的帷幔下,一辆被纸箱掩盖的红色轿车只剩下左前车灯和轮子露在外面。一旁,几名工人正在对货车上尚未破碎的纸箱进行搬运堆放,准备转运。

其中,带着一家老小五口的湖南籍男子陈鹏飞所驾驶的小轿车,正是有了慕兴才的提醒才及时刹车,没有撞到前面的车。成功停车后,陈鹏飞也和慕兴才一样,一起在高速公路上对后面的来车进行示警。

首先,在车辆较多、视野不开阔的情况下,尽量不要超车,各行其道。在高速路上遭遇雨雾天气后,要降低车速,打开前后车灯,保持窗户玻璃干净,以便实时观察行车情况。

其次,在能见度大于200米、小于500米的雾天里,车行高速要保持车距在150米以上,时速以不超过80公里每小时为宜。

谢伟亮车上一共4人,“我车停在快车道上,我和后排的人都撤到了隔离带,马杨军在副驾驶,我不晓得他下车没。”

华西都市报讯(实习记者李智记者李鑫)入冬以来大雾频发,四川多条高速受大雾天气影响,高速行车如果稍有不慎,就可能引发交通事故。那么,如何规避可能出现的行车风险?

该男子是49岁的成都金堂人慕兴才,事发时搭乘的成都到老家富顺客运大巴也恰好遭遇了车祸,所幸驾驶员反应及时,大巴和乘客均无大碍。“我并不会开车,但是我经常坐车,懂交通。”不会开车的慕兴才称,事故发生后他便冲到事故后方数十米处,对后方来车进行示警,不少车辆在他的提醒下纷纷得以避险。

在这辆货车旁边则是两辆客运班车,其中一辆前窗玻璃被撞碎了一大片。在这些客车后面,有十余辆轿车的车头和车尾有不同程度受损。

马杨军所乘车辆驾驶员谢伟亮回忆说,行驶至事故路段时,“看到前面停了一辆大巴车,大巴车驾驶员在路上边跳边挥衣服,喊我们赶紧下车。”

慕兴才随后借来了陈鹏飞爱人的红色外套,不停地在高速公路上挥舞,大声呼喊提醒司机。情急之下的他一度甚至跑到了高速公路的中央挥舞红色外套。

最后,在高速公路上如遇故障或事故停车,则应该打开防雾灯双闪灯,在来车方向150米外摆放三角牌。